“网约护士”上岗 需要哪些制度护航

比如执业资质,卫健委试点方案规定,“网约护士”应至少具备五年以上护理经验和护师以上职称——这道关口绝对不可松动。此前曾有媒体报道,对社会“网约护士”,网络平台通常仅审核上传的电子材料,并未做到身份认证和实体审查,部分护士借用其他护士注册,或接单后由他人顶替提供服务,这些都是绝对要防范的。

总之,“网约护士”要行稳致远,还需要更为详细、具体、可行的制度来护航。卫健委的试点工作方案让“网约护士”的运转在政策上不再有障碍,接下来的关键是服务如何遵守规则,确保安全。同时也要向公众普及如何正确选择“网约护士”服务,比如如何严格审查其执业资质,了解哪些护理行为风险较低可以选择上门服务,哪些护理行为风险高应前往医院就医。

官方版“网约护士”如何得到公众青睐?相关部门与医疗机构、互联网平台要在“网约护士”执业资质保障、上门医疗服务价格、防范医疗事故等方面做好文章。

“网约护士”的现实需求确实较大。据统计,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数为2.4亿人, 占总人口的17.3%,患有慢性病的老年人1.5亿人,占老年人总数的65%,失能、半失能的老年人4000万人左右。失能、高龄、空巢老人的增多,使得对上门护理服务需求激增。然而此前对社会力量主导的“网约护士”,公众的接受度并不高,认为“网约护士”出了问题难以负责。

再如“网约护士”背后的医疗风险问题,医患双方的后顾之忧都要解除。在防控“网约护士”风险方面,试点方案提出:与患者签订协议和知情同意书;为护士提供手机APP定位追踪系统;配置护理工作记录仪;配备一键报警装置;购买责任险、医疗意外险和人身意外险;畅通投诉、评议渠道,等等。然而现实状况复杂得多,出现问题时哪些情形应由护士个人承担法律责任,哪些情形由网络平台承担责任,哪些情形由派出护士的医疗机构承担责任,或者如何共同承担责任,都要有清晰界定。

李秀荣

“网约护士”的收费应做到惠民亲民,尤其是公立医院派出的“网约护士”。这项医疗服务针对的是高龄或失能老年人、康复期患者和终末期患者等行动不便的人群,这些患者久受病痛折磨,家庭经济负担往往较重,价格是否合理,恐怕是决定他们是否选择“网约护士”的一大因素。此前有调查,护士上门服务费用比医院门诊高出不少,一般前者相当于后者的5至8倍。官方版“网约护士”来了之后,各地似应参照当地医疗服务收费标准,确定更为合理的收费区间。

随着护士多点执业放开,最近一两年,社会力量主导的“网约护士”其实早就来了,有的又称“共享护士”,有需求者通过手机就能下单,享受护士上门医疗服务。而这一次,则是官方推出的“网约护士”试点方案,不仅旨在鼓励、引导“互联网 护理服务”规范发展,也为保障“网约护士”的医疗质量与安全。

posted on 2019-02-24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栏目导航

Powered by 虎扑体育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9 凯发体育 版权所有